秘籍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秘籍網 秘籍網 江湖 道家文化 查看內容

不談法不說功,談談一個小道士修行感悟雜記

2020-9-26 13:42| 發布者: 管理員| 查看: 106| 評論: 1

摘要: 文筆不佳,修行不高。不談法不說功,主要都不會,只是自己的一些修行感悟碎碎念。山野小廟修行,不花哨不高大上,接地氣的野生修行人,日常挖地砍柴搭房頂的那種。碼住,后面慢慢寫。今天在砍竹子搭地板?局褡拥臅r ...
文筆不佳,修行不高。不談法不說功,主要都不會,只是自己的一些修行感悟碎碎念。山野小廟修行,不花哨不高大上,接地氣的野生修行人,日常挖地砍柴搭房頂的那種。碼住,后面慢慢寫。

今天在砍竹子搭地板?局褡拥臅r候香客問我們是不是在做竹筒飯。我說這么長的竹筒飯嗎?人家說這叫“十八筒”。。。



首先說明一下,這是篇心情日記外加一些自己的修行感悟碎碎念。層次可能不高,可以討論,歡迎指教,謝絕攻擊。以上。


接下來我想說,修行不是個簡單容易的事情,至少和我以前想象的不一樣,難得多。普通人心里認為能夠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貧,吃得了苦,干的了活,外加學一些東西就是修行大概了。但我想說,這真的只是基礎。至于其他,用師父的話來說,不跳進水里的人是不會明白水里的世界的。


我來山上有兩年整了。師父說,過了兩年算三年,那我就是三年了。



三年的時間就這樣一眨眼就過去了;叵胛覄倎淼臅r候,聽師父師兄說跟師父求道三五年云云。那時我還是個剛入門在背誦早晚課的路上死磕的萌新。年紀大了三個月都沒辦法拿下一本早晚課。我不禁憂愁的感慨:照這樣下去,別說三年,就是跟在師父身邊五年,也學不到什么本事啊。如今三年一晃而過,竟不忍回首。似夢非夢,似醒非醒。



在道門三年是個很有紀念意義的時間。師父說三天,三個月,三年。初印象考察三天。師父擇徒三個月。師徒雙向選擇三年。三年,決定了一個道童是否是一個合格的道士。
起初,我是破釜沉舟過來的,安排好了家里的一切,然后來了就沒想過離開。覺得修行,就是一場耐得住寂寞守得住苦寒的與世無爭。而我自己,似乎本來就是。怎料得三年,從經歷期望,希望,迷茫,痛苦,彷徨,恐懼,委屈,激勵,堅持,破碎,到終于想離去;厥淄,天大地大,我何處不能去?再看如今,天大地大,我又能去何處?終究,還是選擇堅持。



看著這些文字,是不是覺得有些沉重呢?和你們想的不一樣哦?其實也不是。修行生活是很清靜安寧的,自由度很高。但正是這樣安逸的生活真的會使人不知不覺中墮落的。如果不勤加修持,就不是來修道,變成避世而居了。所以,師父對我們的自我修行要求就比較嚴格了。



怎么說呢。邱祖說,我們修行中遇到很多迷障妄相,皆因放不下一個“我”字。而我也覺得修行就是一個不斷“殺死自己的過程”:先崩碎,再重塑,變成一個“大一點兒”的自己;再崩碎,再重塑。。。循環往復。每一次被動或者主動崩碎的時候,都會重復出現上面一系列的難受情緒。接下來重塑,未必還能塑得起來。關鍵是,還會出現“復辟”現象。祖師爺說:苦志堅心,積功累行。以前不明白這八個字的分量,現在算是淺淺明悟了一些。每次過關,都要褪去一層皮,多了久了累了,難免就會出現道心不穩想要退縮的想法。



哈哈哈。不過能過了就會覺得得到一個更好更新的自己還是很有成就感的。大概我們年紀大一點兒的在放下“自我”上真的困難一些,畢竟三觀已經很成熟牢固了,要去不斷崩碎真的很難。然后還要去不斷的成長改變完善,真的不易。修行最中不囿于“自己的世界”,不執于“我認為,我覺得”真的很重要,這是必要條件。



道門有“道、經、師”三寶。道是我們的目標,經是到達目標的路,師是我們的領路人一入門師父即要求我們皈依此三寶,皈身、皈心、皈命。然后,我們就不是自己的了。。為什么首先就要皈依呢?因為此三寶是用來打敗“我”的第一神器。我們從出生到現在,后天意識會形成一個自己的三觀世界。這個三觀世界是由有限的且不完善甚至很多不真實的信息構成的。


這個三觀世界會排斥任何與它不符合的東西,并堅定地認為自己是正確的。我們只有完全的放下自己,真誠的交付自己的身心命,全心全意信任祖師爺和師父,由他們帶領我們前進,才能完善和成長。若不如此,仍由“我”來做主,那我們所看所思所想,皆是經過這一套“是非善惡美丑法則”的三觀濾網篩選過的信息,來填充它,那只會更加堅固這個牢籠,將自己裹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自拔,障迷自性,離道遠矣。什么是接受呢?接受自己能接受的不叫接受。接受不能接受的才叫接受。

以下想到哪寫到哪。對的就是這么任性。

反正沒有存貨,都是新鮮的。寫這些比我想的慢很多。


祖師爺說,人心多散亂,一念皆純真。
一個人的價值觀總是受限于時間空間和他生活的環境,并固執地認為那是絕對真理,誰來破壞他,就要奮起反抗,歇斯底里。有一次,我在室內燃了一支香,只覺得淡香裊裊。思維流轉間便想到,假如一個孩子,從出生便一直生活在這樣一個蘭芷之室的環境里,從不接觸外界世界,那么他一定認為,這個世界就該是這樣的的。但當他突然有一天接觸到一個沒有香氣的世界或者到了臭氣熏天的鮑魚之肆,便惶恐不安繼而憤怒的說那是邪惡的,不該存在的。凡是不符合的,就是錯了。魯迅說,從來如此,便是對的么?(魯迅一定是個哲學家。以后還會有對他說的名言的一些感悟。)



那么拓展一下,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一定就是我們所認知的那樣嗎?假如,假如,人們從一開始都成了被剝奪了眼睛的瞎子,世世代代都看不見。然后突然有一天有個人長了眼睛,告訴人們這個世界是五彩斑斕的,懼怕真相的人們會把這個發現顏色的人怎么樣呢?而他看到的又是對的么?五彩斑斕就是世界真相么?人們常說黑色代表邪惡,但他卻是宇宙的本原色,是空和無。認為白色是純潔的顏色,可他卻是由七色混合成的最復雜的光。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再反過來,設若從現在開始,人們就看不見了。很久很久以后,人們聽到描述的現在的色彩世界,會否一致認為,那是迷信的“上古的神話”?



人通過眼耳口鼻聲色意六識來感知認識我們的世界,并由此定義對錯。它們是來幫我們認知世界的,還是由它們來給我們定義世界?夫六識者,亦為六賊也。是有意的欺騙,還是我們自己昏昧不清?
放下,放下。就是要放下諸般種種。
還自己一個清清白白干干凈凈的赤子之心。
心忘慮念,心忘諸境。凡有所相皆是虛妄。



星河搖光: 下面摘錄一段《皇帝內經素問·四氣調神大論篇》里關于春三月發陳的話: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夜臥早起,廣步于庭,被發緩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殺,予而勿奪,賞而勿罰,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肝,夏為寒變,奉長者少。

說個好玩的事情。有師弟問我說師兄,為什么《山海經》里的怪物都長著那么奇怪的樣子?我想了想回答他:若是他們看見了你,估計也會跟同伴這樣說的。



女媧伏羲氏人首蛇身,神農氏傳說牛頭人身(注意氏是指氏族,一群人的意思,不是單指)。那么,也許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長成“人”的樣子吧。



小羊倌的怪圈
應該是從一個小笑話說起的。
有人問小羊倌,問你為什么放羊?
小羊倌說為了攢錢。
問攢錢干嘛呀?
答攢錢娶媳婦。
娶媳婦干嘛呀?
生娃。
生娃干嘛呀?
放羊!


相信大家最初都是付之一笑。多樸實的娃!多樸實的價值觀。故事也好,笑話也罷,笑過哭過,終究要返照在自己身上才有意義-——笑話是給成人看的,說的也是我們自己。
很可笑嗎?對小羊倌來說,他的世界觀就是這么大了,一個怪圈就這么形成了。我們笑話他不過是我們站得更高,圈子更大一點。譬如做官的,講究封妻蔭子,自己做了官希望自己的孩子妻子也要有官做才好;实劭戳艘欢ㄏ胄;实勰,坐下的龍椅也是要死死抓住傳給自己的兒子的,代代都要做皇帝才好,誰來搶都是殺頭的罪。大約神仙們看了也要無奈的笑笑了。于我們普通人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人的一生都被自己死死的框在一個怪圈里,越久它越牢固。我們死死的認為它是對的,于“大圈子”的人來說,不過一場徒勞無功、漂浪沉淪不得解脫的笑話。我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一旦被觸到壁壘便激烈反抗。畢竟,圈里才是熟悉的安逸的。



我們的世界觀成就了“我”,同時也束縛了“我”。接受其實是一件痛苦的事。譬如如何讓一個“恐同癥”真心接受同性戀的存在?這需要多大的外力來擊碎壁壘重塑三觀?這還是被動的。于修行人來說,需要的不是被動破碎,而是主動。我常常想,一個人需要把自己打破多少次,才能把自己的“圈子”撐到天和地那么大,以至胸懷天下,性滿乾坤呢?厚德載物啊。



為什么跟大家沒完沒了的說三觀和“我”呢?因為這是修行的第一步?绮贿^這個坎兒,談不上修行。很多修行人,第一步就在這卡死了。來來去去掙扎沉淪,后面就沒有后面了。祖師爺說,為道日損,損之又損。損的什么?損的就是這個七情六欲是非美丑構建的“我”。不損假,不得真。


來啦來啦。這兩天在刨地,好累


修道
什么是修道呢?
前輩們都說,道是不用修的。道還用得著你來修嗎?他又沒破要修什么修。道是永恒存在的。你修不修他就在那里。要修的不是道,是人。怎么修?簡單,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于無為。
修真,是一個修“假”!罢妗钡倪^程。專門要去找這個“真”是找不見的,越是要找越找不見。無形無相無思無想無覺無念的東西,怎么找?那怎么辦呢?迂回政策法。經云:靜掃迷云無點翳,一輪光滿太虛空。把偽的剪除干凈,真的自然就出來了,本來就有的東西。要在滿天的烏云里去找太陽,當然就容易迷在烏云里。



財侶法地
出家后就孤家寡人吸風飲露了嗎?我曾經一度以為——相信很多人和我以前都是一樣這么認為的,包括那些一腔熱血跑到終南山或者其他山里去“修行”的男男女女們,估計也是這么認為的——找一處安靜之地,撿個房子,或者搭個茅棚,或者尋一個僻靜的山洞,往里面一呆,只管看書生活,悟道參禪,修行打坐,不問歲月,不問塵事。勤勞的,還想要種地養殖自給自足。懶的,想著漁獵采集靠天吃飯。如果還這樣以為,就只能說不了解現實的殘酷了(當然得道高人們不在此列)。。要生存。要安全。要幫扶。確定活得下去嗎?餓了病了摔了,人都沒了,談什么修行?
修行,財侶法地。脫俗嗎?脫俗,F實嗎?現實。



出家修行與在家修行
有人問,既然如此,在家修行不行嗎?這是有關網上討論的最多的問題之一。凡看到有出家想法的人,不管如何有人都先要勸一句,在家亦是修行。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不都說紅塵才是最好的修煉場嗎?這個問題也曾經一度困擾著我。該如何選?
那你得首先要明白,你要求的是什么。
若想修人道,求財富事業,婚姻家庭,平安喜樂,沒錯的,在家做個好人,盡好人道既可。(此處特別是那些看似求出世修行實則內心抱著避世度日想法的人,一定要先認清自己內心,選錯了必然帶來痛苦)
若想要修真悟道,還說小隱隱于野大隱隱于市。就隱隱覺得哪里不對了。
其實道理是沒錯,可人不對。
道心不穩,根性弱小,智慧不通的我等凡人,渺小如一粒塵埃,沒有好的環境打牢根基,面對紅塵這個誘惑萬千的愛河欲海,有多大的能力和心力可以不隨波逐流,愛恨沉淪?拿什么去修行?怎么修?修什么?修的對不對?
大隱隱于市,是給修有所得的人玩的。



上面是伏羲女媧交尾圖。相信大家在網上都看過。主體圖案都是差不多,即人首蛇尾,上身女媧在右持規,伏羲在左持矩,下身蛇形絞纏在一起呈螺旋形。周圍星辰圍繞,日月分居上下。



這張圖里涵蓋的信息很多,不能一一盡述。
例如,女媧持規伏羲持矩,網上查看的寓意有很多,有天圓地方的樸素天地觀說,也有內圓外方的德行說,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我也比較認可。即,男人持矩,代表男人用來丈量土地,即男人為“丈夫”,是權利的一種象征。女人持規(天圓,與星辰有關)是女人最先作為“巫”,天生就有溝通天地鬼神的能力的象征,那時是沒有天生的男巫的,男巫叫“覡”xi三聲,就是跟著巫學習的男人。你看,男人屬陽作用于地,女人屬陰卻溝通于天,是不是也很有意思?



我重點要說的是下面蛇身交尾的那部分的一些猜想。以下是不負責任的胡說八道部分。
首先,很直觀的看到兩條蛇尾呈螺旋狀交纏。我查了網上,大多數的說法是,人首蛇身,代表人既有人作為萬物之靈的智慧,又有代表不能脫離動物本能的欲望和生殖。交纏了就代表交合生育。這樣說我覺得是可以的。但是可不可以就此深入一下呢?伏羲是男,可代表“陽”,女媧是女,可代表“陰”。如果把伏羲女媧交尾圖看做陰陽二氣相交來看,從蛇尾的任何一個中間切斷來看,橫截面是不是很像一個太極圖?正所謂“負陰而抱陽”。如果這種“交尾”是動態的過程,那么太極圖是不是可以看做某個時刻靜止的陰陽相交抱合狀態橫截圖?《陰符經》里說: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又說: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于象矣。這里的相推和相勝,是不是正是對這種陰陽作用狀態的一種描述表達呢?或者反過來說,此圖恰是對陰陽生克化合的狀態的一種具象化呈現呢?相生相克,相推相競。



再者,越來越多的人都注意到,這個蛇尾交纏的狀態竟然和生物基因結構的存在形式非常相似。這是巧合嗎?還是必然呢?男女交合生育下一代,陰陽交合則化生萬物,而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且這蛇尾也可以無限纏繞下去,以至于無量,這其實也是對“道”的一種生生不息的寓意吧?



而且,伏羲女媧有時會被描述成一對兄妹。這對當年年幼的我還不太穩固的三觀也曾造成過沖擊。拋開其他不談,我們單從立意的角度來說一下,把伏羲,女媧“定義為兄妹”有沒有特殊的含義?《道德經》云: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同出者,太極生兩儀。異名者,一陰一陽。既是一母同出,那說是兄妹也就有理了不是。陰陽又可相交合化,說是夫妻也不為過了不是?什么是玄之又玄?假如陰陽為玄,那是不是陰陽的這種相互作用狀態可以理解為“玄之又玄呢”?嗯,玄之又玄,化生萬物,是謂眾妙之門。

好了,猜想完畢。如有雷同,純屬瞎編。其他部分沒研究過看不懂。


心如頑石。心如明鏡。

重陽立教十五論第七論打坐:心如泰山,不動不搖。把斷四門眼耳口鼻,不令外景入內。但有絲毫動靜思念,即不名靜坐。
第八論降心曰:若常湛然,其心不動;杌枘,不見萬物;冥冥杳杳,不內不外。無絲毫念想。



我資質一向愚鈍,曾一度以為,所謂的其心不動,不見萬物,大約就是修得如山中頑石一般,無我無他,任爾風吹雨打,磐石巋然不動。于是我很高興,因為自己正是這樣一個“對外界不理不問”的人,天崩地裂也好,滄海桑田也罷,外界一切且與我無關。雖然有時候自己也很懷疑,人終究是活的,修得和石頭一般有什么意義。但隨即又安慰自己肯定是我境界不夠,暫時還不能理解。



直到有一天,我聽見“心如明鏡”四個字,才似有所悟。人是活物,怎可不見不動呢?無心便真如頑石,是個死物了。有心不明,則隨境生妄,又陷貪嗔癡慢疑,尋頭覓尾,顛顛倒倒。唯心明如鏡,則可明澈萬物,見是如是,不迷不慌;明鏡無心,則又可不見萬物,見如不見,不動不搖。經云:“外相不入,內相不出!薄绑w性湛然無所住,色心都寂一真宗!币姾貌回,見美不迷,見丑不惡,見曲不怨。甚者,無高下美丑之見。不著妄相,不見景生心,來者自來,去者自去。


也有三重。 其一者:觀云起便是云起,見潮落便是潮落?椿ㄩ_便是花開,察燕來便是燕來。其二者:云起潮落知風雨,花開燕來知時節。其三者:云起潮落隨他去,風雨自便;花開燕來任爾來,寒來暑往。



對鏡無心心自寂,無心對鏡鏡還空。心靜自能消六欲,神清哪得有三毒。見者如不見,聽者如不聽。聞見知覺,有而不有。如是。


關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以前總是聽到有人這樣義憤填膺又無可奈何的抱怨:壞人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卻沒好人的份,還是做惡人好。是愚鈍還是氣話?


先說說我小時候的一些困惑和感悟。我從小因為身體不好,一直是個憊懶的人。但母親非常勤快,偶爾也會半真半假的責備我是個懶孩子,周圍人如是的也多,久了難免有些羞愧的。但是我又不服氣,于是我反過來常常在想,有些天生就勤快的人-比如我媽-你叫她閑也閑不住,一定是要干活的,而這種勤快符合了人們生存的需求因此被人們夸贊?墒,這些“天生勤快”的人,是因為先天就走了這種“優勢”,不是他努力得來的。譬如我從小成績好,受人夸贊多,不是因為我有多努力,而是因為我天生喜歡讀書。但你看這種天生的“優勢”也我不是我努力得來的,小時候這些曾一度引以為傲的東西,其實某種程度上不值一錢,甚至曾經“碾壓”眾人的這種優越感,也是淺薄而可恥的,用自己已經擁有的優勢(不過是恰好符合了世俗意義的標準)去比別人的短處,有什么可值得驕傲的呢?!


學了算命后,便知有些人是命里帶來比別人更多的好命,不是現在努力修來的,你看世家子嘲笑寒門子弟的粗鄙淺薄,卻不知失去自己的家世,自己能否做到別人那樣的成績還未可知。


現在我們再回過頭來說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事。壞人為什么放下了屠刀就成佛了呢?那么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壞人,什么是屠刀。如果把我自己看做一個“壞人”,那毫無疑問,我的“懶惰”就是我的屠刀了。


現在清楚了嗎?所謂的惡人,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不是常規意義上臉譜化的那種。我們總以為自己是好人,別人才是惡人。當我們滿身的毛病習氣,滿心的思慮雜念,滿腹的牢騷抱怨的時候,卻不思進取怨天尤人,天天產生負能量污染環境,回頭看看自己,是不是背了一身的屠刀菜刀匕首?《太上感應篇》看看吧,一把一把的屠刀我們都揣得牢牢地,每天都在有形無形的傷害別人甚至害人害己。我們放下過嗎?有勇氣有毅力放下嗎?是不是覺得太小無所謂,是不是覺得反正我也改不了就這樣?


所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是對別人說的,而是對我們每個人自己說的。


《道德經》第三十三章云:勝人者力,自勝者強。打敗別人不是什么本事,充其量力氣天生比別人大而已,打敗自己才是真正的強者。也只有自己才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敵人。因為我們看不清他,不愿意面對他,又放縱他忽略他?伤质侨绱私苹,對我們的弱點一清二楚,又善于偽裝和潛伏。不然為什么“心魔”難纏呢?有什么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能夠狠得下心對自己下手的,才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若善良的人做好事需要耗費一些精力和心力,那要一個惡人去扭轉自己的根性和本心做好事,那他需要付出的代價是多大?別的不說,一個天生懶惰的人變得勤勉努力,一個厭學的人突然勤奮好學,是勤快的人和學霸能理解的痛嗎?



一個人的厲害之處,不是比別人好多少,而是不斷的自我修正和自我提升,一步一步一點一點放下手中的屠刀,讓自己的“神性”或者說“佛性”更加光明一些,再更加光明一些,便是在成佛了。
千萬別再以為自己是個干凈的好人了。好人都成仙成佛飛升了,世俗中的還都是善惡參半的凡人,一直“為惡”卻不自知的我們,憑什么成佛,對吧?


說道這里就不得不說最使我心生感慨的一個實際例子。每次誦讀早晚課的時候,最使我感慨淚目的就是《靈官寶誥》了,每次讀到都會心情激蕩,熱淚盈眶。下面摘錄一段關于他的生平:


據明清時期的神仙傳記稱,王靈官原名王惡,湘陰浮梁之廟神,因其吞噬童男童女,為西河的第三十代天師虛靖真人的弟子薩守堅,飛符火焚,將王惡燒成火眼金睛。王惡不服,奏告于天庭。玉皇大帝即賜慧眼并金鞭,準其陰隨薩真人,察有過錯,即可報復前仇。十二年間,王惡以慧眼觀察無遺,竟無過錯可歸咎于薩真人。后至閩中,拜薩真人為師,誓佐行持。薩真人乃以“善”易其名,改王惡為王善,并且奏告天庭,錄為雷部三五火車雷公,又稱豁落靈官。


廟里一進門就可以看到的護法神將王善王靈官,金睛朱發,鳳嘴銀牙,乃是雷部猛將。本名王惡,吃人的,而且吃得理直氣壯毫不介意,被薩祖打殺了還不服氣要去告狀。此處真真有意思,一個吃童男女的惡神,有什么臉面和勇氣要去面圣告御狀?不怕灰飛煙滅?但更有意思的是他不僅去了,玉帝還準他金鞭察過。不能理解!真的不能理解!哪個妖怪這么大膽,玉帝也“圣父”得過分了。但后面緊接著,他如“背后靈”一般察過十二年,兢兢業業,最后竟一無所獲,干脆跪地拜師,從此洗心革面,做了護法神。


其后,上天入地濟死濟生,治病祛邪救苦救難。這份說放下就放下的志剛志勇之氣,有幾個人能做到?一旦決定就毫不猶豫堅持到底的大毅力,有多少人能得其一二?不敢面對,逃避放縱,歇斯底里,胡攪蠻纏,猶豫反復才是凡人常態。不信你看看有幾人能說戒煙就戒煙,戒了不抽還堅持義務幫別人戒煙的?抽煙,充其量是把小匕首,放不下的就何其多。如此看來,玉帝是個慧眼識人的好領導!


靈官寶誥
志心皈命禮。
先天主將,一炁神君。都天糾察大靈官,三界無私猛吏將。金睛朱發,號三五火車雷公。鳳嘴銀牙,統百萬貔貅神將。飛騰云霧,號令雷霆。降雨開晴,驅邪治病。觀過錯于一十二年,受命玉帝。積功勛于百千萬種,誓佐祖師。至剛至勇,濟死濟生。方方闡教,處處開壇;砺涿屠,三五火車。太乙雷神應化天尊。


抱歉各位,今天回歸此貼。熬過一個春天,終于又回來了。
為什么會停更這么久呢?因為這一個春天我都在養病。。。。
我從娘胎里出來底子就差,先天體弱,40天以后隔三差五的就生病,還每回都在半夜發病,直到五歲才好,用我媽的話來說,看病吃藥花的錢都可以再堆一個我這么大的娃娃。。我到現在想起來,記憶里都是滿嘴藥味的苦澀回憶。中間甚至有幾次一度病危。長大后雖然沒再得過什么大病,但總的來說,體質一直不好,有慢性病折磨著。。當然,如果不是如此,我也不會走入道門中,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吧。


既說到這個,那我就說說門外人不太知道的一個東西,就是翻病。
記得剛入門的時候,師父就對我們師兄弟幾個說過,入道門后,祖師爺的弟子都會出現一個現象,即是翻病。什么叫翻病呢?剛出生的嬰兒是純陽之體,隨著慢慢長大,塵世中的陰晦之氣逐漸污染侵入我們的身心,再加上青春期“遺精”“月事”出現,都使我們寶貴的精氣逐漸流失。加之現代人大吃大喝,壓力大熬夜等更是導致百病叢生,精元耗損嚴重,又不懂真正的養生,導致幾乎每個成年人都是“百漏之身”。



翻病,一則是我們本來就有但平時不太在意的“小毛小病”,會有一個看似加重惡化的過程。二則,由于我們還年輕,身體會有一些因為氣血旺盛而被暫時壓制所以隱而未發的病灶,此時也會被提前沖出來顯現。
有些剛入門不明所以的道友,往往會對這種情況很恐懼,進而對祖師爺產生質疑甚至道心不穩。

而我盡管有師父提點,縱然心里有了準備,但是真正經歷起來,還是熬的辛苦,誰讓我身體先天就不好呢?

其實病因很簡單,就是痰濕困脾,今大多數人都有的病況,而我只是相對嚴重而已。先天來說,我八字五行土太多,脾胃五行屬土,土多為忌則先天脾胃功能弱。加之小時候春夏多雨,鞋襪常常是濕的也沒在意,一穿半天一天的(濕氣容易從腳入。很多人不知道,中醫或道家觀念里,四季穿鞋襪或夏天穿不露腳的鞋子是很好的養生方法),后來大學住了四年地下室,南方梅雨季的地下室,可以溜地板的。。。先天后天一結合,我就中招了,以至大三到工作的幾年,被體內的寒濕之氣一度折磨到崩潰的邊緣。



脾胃痰濕重,上行可經肺鼓動,從鼻排出,即我所為的鼻炎其實便是排濕的一種表現,是標不是本。中行可由陰部或大便排出,即陰部濕癢,大便不成型、粘馬桶等現象。下行則是會有腳氣,表現為愛出汗且異癢難耐。



自古便有“千寒易除,一濕難去”的說法。幸得這兩年師父一直記掛著我的病情,請了學中醫的師叔過來幫我看病,請會中醫的道友為我開藥,也教我自己學藥治病,還按我們道家的古方做了驅寒除濕的姜棗膏茶,花錢給我買中藥調理等等,食其時,動其機,終于今年冬天稍有好轉。(不過今春時節,江南雨盛潮濕,又反彈了些,這也是我停更的原因)當然,這其中也會有升陽的道家功法煉著,否則按我師父的說法,我這娘胎里的病光吃藥是很難痊愈的。



明天再說說另一個老問題。晚安好夢

回憶一下這兩年我的翻病史吧,就當做個記錄。首先出問題的,也是我萬萬沒想到的,竟然是牙齒。最開始,是痛(因為剛剛拔了智齒,但其實入道門前一直沒有問題的),去看牙醫,醫生說有些發炎,吃完藥也就不痛了。我以為這就完了。然而這是開始。接下來,畏冷畏熱。畏冷,夏天甚至不能用涼水刷牙,需要溫水。又畏熱,所以太燙了也不行,需得調到溫度剛剛好。否則,都恨不得拔了自己的牙。這樣的情況一年后好轉一點,接著就是怕酸怕甜,一點酸牙齒都要酸掉,一點甜也是要甜掉,所以不能吃醋不能吃糖。半年后稍好些,但是硬的東西又不能吃了,因為牙齒軟咬不動。要知道,以前我的牙齒可從來沒這么嬌弱過,都是冷熱酸甜,想吃就吃,吃嘛嘛香。,現在想吃啥干著急。我常常自嘲說,我是三十歲的年齡,70歲的牙口。當然,這其實是我的腎不好的原因,腎為先天,主骨髓,牙為骨之余。我先天弱,自然牙就有缺失。對了,我牙先天不就太齊整。


接下來說說什么呢。就說一個我身體最大的毛病吧。未上山之前,我畏寒怕冷容易感冒,伴有較嚴重的鼻炎,別人的鼻炎是鼻子不通氣,我是流鼻涕打噴嚏。上山后就更嚴重了,稍微吹點風淋點雨就感冒,感冒就是鼻涕眼淚流不止,紙巾一次能用一包那種。且常年嗜睡懶動彈,體力跟不上,一到冬天簡直恨不能變成冷血動物冬眠。這其實很尷尬,作為一個剛入門的小徒弟,每天做飯(剛學)打掃,干活伺候人是必須的,但是體力和精力的不足,外加常常生病,總是不到之處很多,雖然師父多有包容,但其中尷尬辛酸難言。


也今天說一個難纏的毛病。這個毛病出在皮膚上面。最開始是腿癢,后來胳膊癢。癢得就像是皮膚發炎了一樣,兩條腿上全是指甲撓出來的血痕,并且因為一直癢,總是撓,血痕老不好,新傷疊舊傷,反反復復,看起來十分嚇人(到現在我腿上都還有一個大肉包沒好),平時只要有空歇下來,就一定要撩起褲管撓,不分時間地點的撓,自己一個人也撓,有客人來了也撓,整整撓了一個冬,指甲里都是自己的血肉屑。



我師叔說這是我體內的風邪被蒸騰了出來,風邪從皮膚的毛孔里出來,所以癢,風又是在體內亂串的,所以整條腿都這癢那癢。為什么又主要是在腿部發作呢,因為寒濕下行,下體寒氣凝滯,風邪就容易堵在那兒。師叔安慰我這是好事,體內陽氣提升才能將風邪逼出來。因為體內在灼燒陰寒之物,所以相對應的,需要吃些滋陰的藥膏滋補一下,使陰陽平衡,免得把人燒干了,所以,那個冬天,我吃了師叔一大罐的滋陰膏,這本來是師叔做給道友的。。。。



接下來呢,就完了嗎?沒有!
一冬過后,雖然癢慢慢的消退了,但是痛開始了。那種感覺冷痛且四肢沉重,仿佛是將冰塊塞在骨頭里,偶爾在局部地方還會突然鈍痛或者刺痛一下,就像是被一個冰錐突然刺入血肉一樣。但這個痛不是一直存在的,一陣一陣的出現,倒也是出現地點不定,感覺也是流串作案型~一直到今年開春,就只剩下偶爾的針刺痛感了,估計也快熬過去了吧~(其實是在往體外排濕寒,從骨頭到經絡到血肉再到表皮,一層層往外推)



這段過程中,在前年年底,曾有過一次大的病情暴發,就在年三十晚上突然開始,一直臥病在床半個月,剛好十五過了才逐漸恢復。牙疼上火咳嗽咽喉腫痛呼吸不暢不分白天黑夜一起來襲,都不知道怎么熬過來的,如今我一點都不想回憶。。。
師父說,這些潛伏在我身體里的病灶趁著年輕氣血足能抗,早早發出來治好是祖師爺保佑弟子的福氣,若是等到以后老了再發病,那真的是閻王殿前走幾遭了,就算活下來也是活罪難逃。



不過,今天中醫大夫看看我說我比去年看起來好多啦,雖然我自己感覺就好了一些可是他說好了不少,可喜可賀。
我問今年春天病情有些反復,他說這是好現象,春天是發陳的季節,陳就是陳舊,發陳,是指推陳出新/生命萌發,這里也有指在秋冬蟄伏的病氣會隨著春天陽氣萌動生發出來。



下面摘錄一段《皇帝內經素問·四氣調神大論篇》里關于春三月發陳的話: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夜臥早起,廣步于庭,被發緩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殺,予而勿奪,賞而勿罰,此春氣之應,養生之道也。逆之則傷肝,夏為寒變,奉長者少。

隨著陽氣生發,病毒和細菌,甚至陰邪之氣也會隨之而來。這就是春天容易得瘟疫和傳染病的原因。此外,花粉癥等過敏性鼻炎也是陽氣勾出了潛藏在身體內的陰寒病氣產生的。

在此,祝各位身心康泰,各從所愿,皆得其欲。


1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緣丶不二 2020-10-27 21:56
精彩精彩,妙哉啊,多來多來

查看全部評論(1)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 秘籍網 ( 蘇ICP備15516733號 )     

GMT+8, 2020-10-30 13:20 , Processed in 0.10726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重庆时时c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