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籍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秘籍網 秘籍網 江湖 易經八卦 查看內容

學習易學有十多年的時間了,談談我的梅花易數感悟筆記

2020-9-19 14:59| 發布者: 管理員| 查看: 126| 評論: 1

摘要: 學習易學有十多年的時間了,有挫折有失敗,走過不少的彎路。一路走來才知道,學習易學沒有明師指路是不行的。正所謂“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自學或者所學非人,只能是歧路狂奔。后來有幸聆聽師父的公開課,里面 ...

學習易學有十多年的時間了,有挫折有失敗,走過不少的彎路。一路走來才知道,學習易學沒有明師指路是不行的。正所謂“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自學或者所學非人,只能是歧路狂奔。后來有幸聆聽師父的公開課,里面有關中國數術發展脈絡的講解,解決了我心中不少的疑惑,使我對學習路上的很多問題有了新的認識,對于我的易學之路助益極大,在此,我把聽課過程中的筆記分享一些,與大家共同學習!


數術在發展和傳承的過程中,有哪些知識隱藏起來了?這些隱藏的知識、數術的內容,大家甚至是連名字都沒有聽說過的。


中國古人講傳承的時候,說過一句話: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我們現在看到大量的典籍汗牛充棟,但我們現在的社會中缺少了一個師法的傳承。中國古人講,傳則在師,這個傳統在漢代以前的時候是很純粹的,在唐代以前的時候是相對純粹的。在宋代以后,包括宋代,就變得越來越駁雜。傳之在師就逐漸的被傳之在書所替代。



我們講的傳之在師和傳之在書的替代,主要發生在神秘學和自然科學領域。中國宋代以后,科舉制逐漸成為了選拔官員的一個重要的方法,或者說是唯一的方法,輔之以薦舉,亂世的時候還有賣官鬻爵等情況,但是科舉已經變成了一個最主要選拔官員的方式。所以儒學的師承它就已經變成了一個社會化的教育體系的內容。我們中國的雕版印刷是從宋代開始正式的流行起來,隨著宋代以后的圖書化,圖書越來越多,隨著書籍的雕版印刷的發行,造成圖書數量的快速增多,很多自然科學和技藝的傳承就流傳出來大量的圖書。這種圖書化的傳承就造成了自然科學和神秘學,就是我們的數術體系,這一系列的傳承中的師法的衰落。



所以說古人學之在師,宋人以后學之在書,而且很多文人在介入到圖書的這種學習和研究中,就逐漸的把數術更加推到了一種學之在書的狀態。所以我們從宋代以后數術就面臨著一個師法的傳承衰落的或者說是丟失的這么一個過程。那么師法主要講的是什么呢?師法在古代的傳承里面是一個引路的方式。我們看到的大量的圖書,那么這些圖書有可能里面它是隱藏了東西的,那么隱藏的是什么?第一個是真正進入到圖書真實內核中的口訣,古人講叫傳書不傳訣,我可以把這本書傳出去,但是真實的口訣我可以把它保留起來。核心的技術是保留在有限的人手里面的。中國古代沒有專利法,它沒有專利權保護,那么傳書不傳訣的這種方式是傳承人自我保護的一種重要手段。這就是傳書不傳訣的問題。



第二點,師承有一個重要的意義,在你的技術學習和應用的過程中,師承是你的引路人。我們講數術既然它是一門技術,它是需要人學習,需要人操作的。那么在其中就包含著大量的技術規范。古人把這個東西叫規矩,數術它里面是有規矩的,所以講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一門數術的操作,一整套技術的操作,它是有流程的,他在每一步上都有著需要去關注的點。你按照這些技術的流程完整的把它操作下來,你就可以得到從技術層面到理論層面的這一系列的操作技術。


我們現代很多學習數術的愛好者在學習過程中較之于民國以前的古人而言,增加了一重文字上的困難。我們現代人對于古人的圖書在學習過程中是有一定障礙的,F在人在學習的過程中,特別是從民國以后,中國一直在推行白話文,解放以后,對于數術我們又曾經有過一段比較禁忌的時間。這樣就造成了師承的缺失,到后來數術圖書的泛濫,再到后來變成了人們對數術本身的一個陌生,就大家都覺著這是一個很神奇的東西,但是你真正深入的去了解它的時候,你會發現你了解的途徑是存在著障礙的,障礙既有年代的原因,也有我們現在所學知識和古代知識之間差異的原因,就造成了現在很多,即使是想從圖書上去學習數術的愛好者,在你真正去接觸中國古文圖書的時候,他是看不懂的,這個看不懂已經不只是技術上的問題了,而是學術上的理解力和學習力的問題了。



第二點,隨著我們現代文化的進一步普及,以及對于書籍與文化的進一步推動,我們現代的圖書出版量是大規模增加的。這其中隨著我們從一九八幾年以后的幾次數術熱,也出版了大量的現代人白話翻譯過的圖書。那么這些圖書我們用真正的學術眼光去考量過去的這些圖書的時候,你發現翻譯者本身也是有問題的。翻譯的人,甚至于我們看到早期和發展的過程中有很多的圖書,去做白話解釋的人,甚至連文中的句讀都沒有搞清楚。里面很多句讀是錯的,有時候你看到一本現代出版的圖書,讀起來的時候特別費勁,還不如沒有句讀。如果沒有句讀,沒有它的斷句,讀起來會更通順一些。否則的話我們在讀的過程中,你還得把它原有的句讀給忽略到,然后再去看這本書,看著就特別難受。


所以我們在金口透易梅花占的后面的幾期課程中,我們更傾向于招收零基礎的學員,對于那些對數術有熱愛的的學生,我們從頭開始教,他只要有學習能力,有對數術的愛好,同時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和接受度,實際上教起來要容易很多,只要按照我們師承的規范,按照我們傳承的脈絡,按照原始的技術基礎,只要做這種規范教學,就相當于是在一張白紙上寫字,反而這種零基礎的學員接受起來,會更容易,學起來更快。對于很多過去學過其他數術門類的,曾經自己在這種數術的學習圈子里面摸爬滾打反復左沖右撞的,我們遇到過這種學員,這樣的學生在我們教學過程中發現比零基礎的學生學起來要困難。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還需要把原來存在的問題把它糾正過來。


人是千人百性,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性格,有的人他可能接受新的東西要容易一些,有的人相對就固執一些。就像一張紙一樣,如果它原來只是用鉛筆畫上的字,拿橡皮可以把它擦掉。如果是拿鋼筆畫上字,我們可能用改正液能把它遮蓋掉。如果它是拿刀刻上去的,你想給他把這東西補上就非常的難。那么我們在反思,產生這種問題和情況到底是什么原因的時候,我們感覺需要和大家可能有一個更深層次的溝通,溝通是離開技術的,盡量的針對于文化和傳播傳承這種角度去和大家探討術數到底是如何演變成我們現在的這個樣子的。


宋代的帝王對數術的占卜是非常熱衷的。像太祖皇帝趙匡胤,太宗、徽宗,當時的民間以及我們現在看史書的記錄,都有依靠占卜的力量的記載。宋太祖趙匡胤在陳橋驛黃袍加身,據說也是應驗了此前的政治符讖,按當時的一本筆記所記載:梁沙門寶志銅牌記,其中多讖未來之事。唐之后有一個社會動蕩的年代,這個年代稱之為五代十國。梁、唐、晉、漢、周,第一是梁,是朱溫當年所建立的一個王朝。說梁朝的時候有一個沙門,沙門是僧人。有一個僧人寶志在他所做的銅牌記這本書中有很多寓言,這些讖語中就有一條記載說:有一真人在冀川,開口張弓在左邊,子子孫孫萬萬年。說有一個真命天子,要在濟川這個地方降生了。開口張弓是一個弘字。子子孫孫萬萬年,其子孫后代能夠有很長久的時間保有天下。



據說推背圖里面也有專門的一個圖,也有這么四句詩,說此帝出身在冀州,開口張弓左右邊,自然穆穆乾坤大,敢將火鏡照心懸。所以后人也說,你看推背圖歷來的讖語之中都有宋代立國的這種天命,天賜的福命。所以歷代的帝王能夠當皇上能夠一統天下,能夠有九五之尊的這種榮華富貴都是有天命。但實際的情況是怎么樣的呢?在這里我們不能多做評價,因為這里面包含著一個很大的課題,這個課題叫政治讖語。數術里面我們有很多人在研究歷史的卦例,我原來講課的時候跟大家講過這種例子是不能作為實際預測規范的。這幾種例子之中有一種就是我們剛才所說的這種政治性的卦例。



這一卦之后時間不長陳國就內亂了,陳國當年出生的嬰兒已經長大了,這個敬仲就跑到了齊國,在齊國做了官,然后這一支就在齊國定居了下來,并且常年活躍在齊國的政壇之上,為了避當年的陳國之亂,這一支就歸為田氏,中國古代有姓有氏。陳國的姓氏是屬于媯(gui 一聲)姓,到了齊國那么這一支就為田氏,田氏在齊國繁衍生息了十四代人,這樣的話三百多年的時間就過去了,到了這時候田氏已經在齊國發展成為了一個可以把持朝政的貴族。所以到了公元前的379年,田氏就正式的取代原來的齊國國君,然后建立了田氏齊國。我們知道齊國的來歷是當年的時候,姜太公輔佐周武王伐紂,建立了周朝之后,論功行賞將齊國這塊地方封給了呂氏的后人,所以齊國在此之前的時候是屬于姜姓呂氏,等到田氏代齊之后,就變成了媯姓田氏,他的姓氏就轉換了,已經不是一個齊國了。




從敬仲奔齊到田氏代齊,這期間經歷了300多年的時間,所以古人就認為說,你看看這一卦有多神奇,是周朝的太史一卦算了300多年,給敬仲出生算卦的時間是公元前的702年,等到田氏代齊這個事件發生的時候是公元前的386年。在此之前還有一個時間段是379年,田何就已經正式的代齊,但是還沒有獲得朝廷的冊命。等到了公元前的386年,周安王就正式冊命,就相當于是諸侯的共主就已經承認了,既然說你已經拿到了實際的控制權,那么我承認你在齊國的地位,所以386年是田氏正式取得了齊侯的合法地位的時間,這期間一共是316年。所以古人說你看這卦算的太神奇了,一下算了300多年的時間,終于我們看到卦的應驗了,當年算卦的那個人都已經變成骨頭,骨頭都找不著了。我們后世還有很多人把它當成一個神奇的卦例來不斷的復原。



大家想想,敬仲奔齊的例子就是典型的政治讖語。之所以舉這樣的例子,是因為咱們中國人歷來不缺想象力,古書中處處都有這種造神的故事,但故事就是故事,不是事實。但偏偏這種吸引人眼球的東西被后人奉為金科玉律,傳之于后世的心易梅花易數,其中的故事性描述與上述例子如出一轍,沒有慧眼,怕是也無從分辨!




現在流傳下來的易學典籍汗牛充棟,但其中鮮有真傳。因為古人真正的傳承是傳之在師,不是傳之在書!這個傳統在漢之前是很純粹的,其分水嶺就是在宋代!



邵雍邵子在宋代,無論是當時還是去世以后,都具有著很深遠的影響,包括易學上,儒學上和政治上。后世很多易學著作都托名邵子所著,要想弄明白邵子在易學上的影響力,首先要了解邵子的生平事跡。



邵子當時居住在洛陽,離開封不遠,當年在政治上不得意的官員,如富弼、司馬光等人都在這里。司馬光視邵雍為兄,邵子觀梅的梅園就是富弼花錢買的。富弼、司馬光這些人放到現在都是國級干部,雖然失意,但是影響力還是有的,邵子與他們過從甚密,所以后來邵子這么大的名氣,不僅僅是因為他的先天之學獨步天下,和當時結交的圈子以及宋代的文人政治也有極大關聯。




中國的科舉制度是從隋朝開始,到唐朝開始進一步的發展。但是真正的科舉取士,是要到了宋代?婆e取士的這種政治制度為宋代的政治生活注入了非常鮮活的活力。使那些出身于寒門的讀書人,能夠通過科舉進入到國家的政治核心,它直接的結果就是宋代讀書人的數量大幅度的增加。




宋太祖趙匡胤的祖訓: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所以宋朝對讀書人是最寬松的朝代,很多名人都陷入過黨爭,但是都沒有身家性命之憂,比如司馬光和蘇軾?婆e制度和對讀書人的寬松態度,造成了宋代是取士最多的朝代,從舉人來錄取的比例差不多是3%,考取進士的人數是三萬多人,做為基數的舉人那差不多就有100多萬,那鄉試的錄取比例是1%,那全國的文人差不多有1億人次,1億不是實體的人,因為有人會反復參加科舉,但人數也相當可觀,這和中國之前的門閥社會階級固化不流通的情形是天壤之別。這么多的文人寄希望于通過科舉改變自己的命運,這就滋生了宋代士人占卜之風的盛行。



宋代科舉是每三年一次,每三年全國各地趕考的舉子云集東京汴梁,汴梁城里面光占卜算命的就有一萬多人,從流傳下來的宋代筆記就可以看出來。范鎮的《東齋記事》就記載過一個故事,說張士遜(仁宗朝的宰相)和寇準去大相國寺游玩,碰到了一個算命先生,請他算完了之后,說這兩個人有宰相之命。出來后又碰上了張齊賢和王隨,這兩人也去算,算完了之后,先生說今天真奇怪,一連碰上了四個宰相。這四個人當然不信,逢人就說碰上了個騙子,實際上寇準和張齊賢是真宗朝的宰相,王隨和張士遜是仁宗朝的宰相。等這四人當上宰相再去尋訪此人,發現已經窮餓而死了。類似這樣的記錄,宋代筆記里面還有很多,但是此類記錄也只能當做故事來看。



北宋還有一件著名的事情,就是徽欽二宗信任道士郭京導致北宋亡國,這是歷史上真實事件。當年金兵圍困汴梁城,宰相何栗推薦的郭京。郭京自稱可以修煉遁甲神兵,深得皇上的信任,但是修煉好了之后,一開城門被金兵打的打敗,終致北宋亡國,徽欽二宗被金兵擄到東北,受盡屈辱而死?梢娪兴我怀,從上至下,皆信數術,但這時候的數術早已變味,一脈傳承就是從宋開始亂掉的。




我們學數術有吃廟堂飯的,有吃江湖飯的。廟堂之中的人所學叫廟堂之學。廟堂之學是欽天監和兵陰陽。國家是要給俸祿的,但是日常針對的是皇家或者是官府的日常的占測。所以他針對的人員對象是比較固定的。好處是有固定的俸祿,不好的地方是不能算錯。如果算錯了,輕則貶官,重則殺頭。所以基本上是腦袋掖在了腰帶上。所以廟堂之學求的是準。有一說一、有二說二,不能胡說八道,今天忽悠兩句,明天腦袋就沒了。廟堂之學之中,所用的方法,就要是不易的東西。


江湖之術吃的是大概率。我不用每天面對同樣的客戶群。東京汴梁每逢三年,全國各地投考的這些舉子們就來了,就跟旅游區一樣,旅游區為什么坑人呢?因為他知道有90%以上的人來了旅游區之后,十年之內不會再來。所以逢到旅游區坑人的多。江湖上吃大概率也是這么一個情況,我知道我所預測的人是一個群體,這一個群體有可能是一萬人,有可能是5000人,那么我需要的是在這5000人里面保證有算對的時候就行了。同樣的十句話給100個人說,總有5個到10個人是能對上的。



所以數術盛行,造成有宋一代,數術、占卜比之前的歷代以及同時期的周邊國家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有個歷史學家叫王曾瑜,王曾瑜先生曾經講,宋朝雖然是當時世界文明程度最高的國家,但是其巫盛行絕不在周邊的國家之下。宋是文人社會,但是宋代軍事力量上,并不是一個強大的軍事型國家,與他同時代的有遼、金、西夏。金把宋還一直逼到了長江以南,占領了北方的大量的國土。所以真正保留下來一部分北方的漢族華夏文化,反而是在金和遼的占領區,它保留下來了一部分這種中原的北方的原來的固有的華夏文化。



數術到了南方以后又產生了一個變異,變異就和北方的華夏文化與南方的江南文化,或者叫過去的荊楚文化之間相互融合,互相滲透有一定的關系。我們現在研究遼金的話,對于數術它也有一個很深的信仰,西夏同樣也是。我們看現在留下的西夏陵的整個布局,就是按照過去中原風水的五音姓利的方法來排布的,就是昭墓葬。風水到了南方,反而變成了我們現在看的江西盤,不再按昭墓,很多時候是一山一葬,這不是中原的傳統,中原傳統有他的脈絡,只是大家已經不知道了。中間產生的變異已經太極端了,在宋代的時候風水是產生變異最極端的一個數術。



南宋吳自牧在他的《夢梁錄》里面記載:街更有夜市賣卦,蔣星堂、玉蓮相、花字青、霄三命、玉壺五星、草窗五星、沈南天五星、簡堂石鼓、野庵五星、泰來心鑒三命。中瓦子浮鋪有西山神女賣卦,灌肺嶺曹德明易課。又有盤街賣卦人,如心鑒及甘羅次、北算子者。更有叫“時運來時,買莊田,取老婆”賣卦者。有在新街融和坊賣卦,名“桃花三月放”者。其余橋道坊巷,亦有夜市撲賣果子糖等物,亦有賣卦人盤街叫賣,如頂盤擔架賣市食,至三更不絕。



他這里面就記載了好多的相士的名號。蔣星堂、玉蓮相、花字青、霄三命、玉壺五星、草窗五星,這都是搞星命的。泰來心鑒三命,三命是四柱的簡稱。這是我們四柱有一本很著名的書,叫三命通會。所以你看他前面有夜市賣卦,有測星命的。有測四柱的。中瓦子浮鋪有西山神女賣卦,灌肺嶺曹德明易課,這是占卜。還有盤街賣卦人,如心鑒及甘羅次、北算子者,甘羅是十二歲拜相,當年是秦國甘茂的孫子,在呂不韋的門下做門客。當年的時候只有十二歲封官拜相的一個傳說。所以這個人被稱之為甘羅次,說他是后面的甘羅,比甘羅稍微的晚一點,那么他應該也是十幾歲就成名的這么一個人物。


所以大家看,宋代開始的士人社會形成了龐大的市場,由此應運而生出這些卜者。古人也是很會宣傳的,這和今天某些大師的宣傳套路是一樣一樣的,給自己標榜名號,然后在某些人流集中的街市或是宗教場所邊上擺攤。后世有所謂江湖八門,金皮彩掛、平團調柳,算命占卜做為金門穩坐第一把交椅,可見江湖始終是那個江湖,千年不變。



宋朝的時候,卜士階層做的好的可以往來于朝堂之上,F在社會如某林之流的大師,攀龍附鳳,行走于政商兩界,和過去是一樣的。你問他手里有真東西嗎?大概率是江湖把戲。差一點開課辦班,到處講學的,有真東西嗎?看看廣大易友學易的艱辛史,也就知道大部分是魚目混珠了。




古人說“圣人不居于朝堂者,則必在醫卜之中”,漢代的賈誼和宋忠見到司馬季主之后瞿然而悟,知道除了人世間的蠅營狗茍之外,還有更高層次的境界。卜者的至高境界是由術入道,但現在易學的現狀確是偽術橫行,人陷其中卻不自知!


數術從宋代開始亂是因為落第的舉子多,大家為了混口飯吃,大多是沒有師承的,而且宋代印刷術又流行,印書的成本又降低了,所以宋代以后的數術書籍很少有能看的,除非你自己的高度很高,可以分辨。



學數術最重要是師承,過去廟堂之學有欽天監和兵陰陽兩種。自宋以后由于印刷業的發展和讀書人越來越多,很多沒有師承的落魄文人自己寫書、臆斷,后學者又不明真相,以書為師,導致真正能用的技術越來越少,造成了之后偽術橫行的虛假繁榮局面。



明清時候的數術就更駁雜了,因為已經找不到源頭了。明清時候考據學發展,大部分學者是整理故紙堆,以書為師?墒恰氨M信書不如無書”,學數術想從書上學,那真是掉了個大坑。


紀曉嵐大家都知道吧,大才子,四庫全書的總編撰官。他在《李虛中命書》的序中說,唐朝人斷命是用三柱,不是用四柱,也就是年月日沒有時,但事實是這樣嗎?


紀曉嵐的這種說法是來源于韓愈,當年韓愈為李虛中寫的墓志銘里面說: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直日辰支干,相生勝衰死王相斟酌,推人壽夭貴賤利與不利,輒先處其年時,百不失一二。紀覺得這里明明說的就是以人出生年月日的支干來推斷命運。


后來紀曉嵐在他的《閱微草堂筆記》里面又說,他在讀古書的時候發現,韓愈所說“所直日辰”的“辰”就是時,所以李虛中不是用六柱還是用八柱,可見大儒沒有師承,在技術上也是靠蒙的。


紀曉嵐還算有研究精神的文人,知道考據,知道修正。從宋到清再到當代,很多文人、大師的書就是互相抄,比如某當代泰斗出的四柱預測學,里面就是從各種古書上堆砌羅列,反正都是古人的話,說了不算錯,至于能不能學會,看你悟性了。


當然這種傳統從宋朝就開始了,像《五行精紀》,很有名的一本書,它里面的內容就會寫上,比如說這個是珞琭子附錄里面的,那個是子平演繹里面的,那個是三命說里面的等等?梢姵瓡膫鹘y古已有之。



現在有些大師自稱以書為師,美其名為學院派,但書就是轉相傳抄,以訛傳訛,以書為師又怎能可靠?梅花易數這本書就很典型。當然,以人為師也未必可靠,因為真正有傳承的人不多。


像世傳本梅花易數這本書,可以肯定是位高人所寫,但是其中錯漏百出,真假摻雜,一步一坑,沒有掌握真傳者根本無從分辨。但有真傳者,仔細分辨其中脈絡,還是很有趣味的。



梅花易數講體用,無論是有動爻的為體,還是無動爻的為體都不對,體是體,用是用,兩個概念。體生用,用生體,體克用,用克體,體用比和等等這些結構性的框架,一是沒說全,二是用的方法不對。


世傳本梅易強調易象、外應、甚至修心的作用,其目的就是要掩蓋其結構上的不足,或者說是要刻意隱瞞其結構,因為結構才是不易的部分,沒有這個,是斷不了卦的。

尤其是修心的說法,太具有迷惑性。所謂“卜者人格越是顯現,卦相就越正確”這類說法實在是無稽之談。水平的高低和人品沒有因果聯系,所有技術概莫能外,占卜就是技術,無它。


偏偏卻有很多人對修心提升技術的說法信之不疑,試想如果不告訴你九九乘法表的口訣,光讓你上思想品德課,你學的會數學嗎?



而梅易中的易象、外應都已經是附在骨架上的皮毛,甚至是皮毛外的皮毛了,寫書人故意強調這些,顯然也是有意為之。

以古人書為憑,其謬大矣!很多人會認為,古人誠不欺我,其實古人是騙你沒商量,尤其是在數術上。



唐宋前古人寫書還是為了傳承,自宋后印刷術的發展和科考興盛導致的文人增多,寫書更多是為了賺錢,故事怎么編的吸引人,銷路就會越好。


數術和修道不一樣,修道需要靜心體悟,感而遂通,數術要的是真訣,如同三三見九是真訣,師父告訴你三三一十六再怎么體悟也沒有用的。



舉例來說,乾卦初九爻辭,潛龍勿用,歷來無人解釋清楚,因為要解這句爻辭,首先要變卦,乾卦變成天風姤卦。


地元卦就是巽卦,天元卦是乾卦,外乾金克內巽木,這是問招卦,訣曰:外邊取索多謀害,人在家中訪不宜。而巽卦中藏辰、巳二支,辰為龍,所以爻辭才說:潛龍勿用。


隨著網絡的興起,很多人用電腦起卦,這就有很大問題。人是處在三維時空當中,而電腦是二進制的電子時空,二者都不在一個維度,這樣起卦如何能斷?


就連梅花易數現存的多種起卦法,什么日時起卦法、物數起卦法、音聲起卦法、字數起卦法等等,無非是簡化起卦程序,細究其背后易理,離正途遠矣!



正宗的起卦法只能是求測人手搖起卦,唯此才能做到與所測事件的時空相對應,古人稱之為“兆”,這樣得出的卦才有預測的意義。



現代微觀量子力學中有一派“平行宇宙”的理論,即“薛定諤的貓”在盒子打開一剎那,就分裂成活的和死的兩種狀態,現實世界看到如果是活的,則另有一個平行宇宙的貓是死的。這與起卦真正的原理不謀而合。



我們的人生是由一個個事件組成的,對于事件選擇的不同,理論上可以形成無數個平行宇宙。手搖起卦就是要圈定問卦人對于事件選擇的一個視角,也即是一個當下最好的選擇。




由于對于事件選擇的不同,會導致多種不同結果,就像會有多個平行宇宙一樣。搖卦的行為,理論上可以產生64(本卦)*64(變卦),即4096種可能,但你只會選最好的那一個。


問卦人搖出的這個卦,是與他所處的時空相對應的,所以看卦象就能對他當下所處時空的事件進行模擬預測。除手搖起卦外,其他起卦法都做不到高精度的還原當下時空。



而現在通行本《梅花易數》當中的各個起卦法,基本上都是單爻變化,所以它成卦的數值范圍是64*6,384種可能,其差別可見一斑。



縱觀梅花易數的起卦法,其遵循的原則就是“簡單”二字,隨心而起,入眼之物皆可成卦,這無非是降低數術的門檻,離大道遠矣!直至今日,隨科技的發展,手機電腦皆能起卦,就是這一流毒的延續。



縱觀梅花易數的起卦法,其遵循的原則就是“簡單”二字,隨心而起,入眼之物皆可成卦,這無非是降低數術的門檻,離大道遠矣!直至今日,隨科技的發展,手機電腦皆能起卦,就是這一流毒的延續。


且面對同一問卦人所問的同一件事,如果有兩個預測師,其可以隨心自由選擇起卦方法,這樣斷卦根本談不上有什么統一標準,斷錯了無法復盤,斷對了也是蒙上的。這就從根本上打亂了數術的技術標準,使技術徹底變成了玄學。


易學,向來強調“無思無為,感而遂通”,但是無思無為不是隨心所欲,而應該是求測人在沒有任何外力干擾下客觀自然成卦的,注意是求測人,而不是卦師。


因為求測人和卦師本身就不在同一個時空內,求測人要問的事情,是他自身的時空,或者說是因果,卦師不能越俎代庖。



真正無思無為的起卦法,比如龜卜之法,比如大衍筮法,還有就是類似梅易這種卜法中的手搖起卦,這些方法都是預測人在沒有任何外力干擾下起出的卦,預測才有基點上的意義。


反觀現在梅花易數中起卦的方法,服色占,音聲占,數字占,尺寸占等等,無不透著人為選擇的痕跡,且隨心所欲,根本沒有定法,這種在立式基點上就毫無規則的方法,怕是寫書人在寫書之初就是有意為之的。



而且如果兩個卦師同時預測,每個人起出的卦都可以根據自己認為對的起卦方式來起,這就破壞了數術起式的底層邏輯,沒有了唯一性,既無法斷卦也無法驗卦。


一門技術如果從源頭上就把路引錯,后面的學習是不可能有效果的,梅花易數就是這么一本真假交雜的書。所以后來書里才又寫什么三要十應之類類似修行修心的東西,把技術引向更加虛無縹緲的境地。


作者在三要靈應的序言里面寫:夫易者,性理之學也。性理,具于人心者也,當其方寸湛然,靈臺皎潔...,對于中國哲學稍有了解的人就知道,性理之學是宋代儒家搞出來的意識形態。肇始于二程,大成于朱熹。強調的是自身修養。修身固然可行,但對于技術性操作的易占,如果加入這些就完全混淆了規則,這如同說你要想學好數學,首先要學好思想品德。


現在很多學易的人還犯些很嚴重的問題,總認為自己無所不能,美國大選、飛機失事這些和自身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也能起卦算算,還煞有介事的分析,殊不知很多事情不用算,用概率也能蒙出來。



殊不知,你與要測的事件根本沒有交集,不在同一個時空之內,這種卦斷著也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數術學的底層邏輯其本質有些類似理論物理,有嚴格的使用范圍以及合乎邏輯的技術推導,其立式起卦都有很深的學理背景,但是源清而流濁,以至傳到如今錯漏百出,花樣繁多。


還有一個專門迷惑人的大坑,就是外應。偏偏還有好多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外應是梅易作者精心編制出來的,目的是彌補技術體系上的缺失,如果說解卦的技術是皮,外應就是毛,如何使用也是有嚴格規定的。偏偏作者把它編的還有模有樣,讓外行難以分辨。


作者在《三要靈應篇》中指出,之所以占卜不靈是因為心靈不純凈,沒有達到“方寸湛然,靈臺皎潔”的程度。這樣取外應就不準,占卜當然不靈了,關鍵是心靈上的純凈哪有個標準?在這里面打轉轉,自然是學不明白的。



而且學外應要求有悟性。比如民間流傳的女子測丈夫占卦的例子,邵子的徒弟見扇面脫落,認為是骨肉分離。而邵子則說,穿衣見父脫衣見夫,今晚就到。試問這種抖機靈似的占卜,讓人如何學的會?



現在很多人認為梅花易數這本書是邵雍邵子所著,實際上不是。這里面有一個歷史流變的過程。



秦漢之前,包括數術在內的文化傳承是有家法的,那時候是口傳心授。只要弟子沒有自立門派,著作言論都要歸名于師父,諸子百家都是如此。


到了宋代由于雕版印刷技術的發展,師授變成了書授,所以傳承的底層邏輯就變了。師授是為了傳承,而書授是為了銷售謀利。


所以宋代以后的數術書籍一定會寫的花里胡哨,里面充斥著各種類似神話的故事。在作者上,也是拉大旗扯虎皮,基本上是托名一些名氣大的古圣先賢,什么邵雍、李淳風、袁天罡、麻衣道人等等?赡苡腥藭f托名有什么關系,只要內容有價值就行。但深究其這樣做的原因,無外乎是要創造神秘效應,就像《功夫》電影最后,老人給周星馳那本“如來神掌”,看似是秘籍,實則迂闊無用,背后無非是賣書賺錢而已。



所以宋代以后的數術書籍一定會寫的花里胡哨,里面充斥著各種類似神話的故事。在作者上,也是拉大旗扯虎皮,基本上是托名一些名氣大的古圣先賢,什么邵雍、李淳風、袁天罡、麻衣道人等等?赡苡腥藭f托名有什么關系,只要內容有價值就行。但深究其這樣做的原因,無外乎是要創造神秘效應,就像《功夫》電影最后,老人給周星馳那本“如來神掌”,看似是秘籍,實則迂闊無用,背后無非是賣書賺錢而已。


更有甚者,近年來不時有人號稱手里掌握當年邵子不傳梅易之秘籍,蒙蔽廣大易學同好,偏偏還有人趨之若鶩,想來都是不知歷史傳承演變之故,可嘆!


梅花易數實際上是很值得從營銷學、傳播學、甚至是心理學角度來分析的,人的本性天然對怪力亂神的內容保有高度的興趣,所以書里面有很多神奇的例子用來吸引讀者,但若是深究背后,自然是漏洞百出。



像書中序言敘述邵子得書的經過就十分傳奇,先是枕破而得字條,上面寫著此枕頭損壞的時日,進一步又到老者家中得到了秘籍,這套路和武俠小說中主人公得到武功秘籍的路數是一模一樣,我實在懷疑,像金庸先生這樣的小說家是看過梅花易數的。




其實這也不奇怪,有宋一代,從皇帝開始就對數術推崇備至。宋太祖黃袍加身,也是應了當時的符讖:有一真人在冀川,開口張弓在左邊,子子孫孫萬萬年。趙匡胤的父親趙弘殷是河北涿州人,正是冀州分野,“弘”字也應了“開口張弓在左邊”。




更為有名的是宋徽宗,即位之初沒有子嗣,道士劉混康建言將皇宮東北角地勢加高,可以多生子嗣,后果如其言。于是徽宗大興土木,不斷將此處加高加大,號為“艮岳”。不止如此,在靖康之變中,徽宗還輕信郭京所謂的“六甲神兵”之術,終于釀成慘禍。


而且宋朝的科舉制打通了階級流通的層級,使得平民有機會實現階層躍升,所以像八字這樣的預測術在宋代及以后才大行其道,因為階層流通了,個人的命運才更具指導性意義,這正是和社會發展相對應的。相應的文人數量增加,占卜之人也相應增加,因此產生了大量的賣弄神通的江湖術士和有傳奇性質的筆記小說,數術真正的傳承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敗壞的。



宋代數術書籍比之于前代其數量急劇增加,僅《宋史·藝文志》所記載的數術書籍即有千余種之多,數術方法也增加了,如相法中,就有“雜相骨聽聲”、“中定聲氣骨法”等新出相法。



而且宋代的風水也發生很大的變化。南宋偏安于江南一隅,南方地理多山多水,原來北方是聚族而居,所以南方以《葬書》為代表的乘生氣,八卦九星,三吉六秀、洪范五行之術等方法大行其道。而曾陽一初變為“曾楊一”再變為“曾楊二”,又演變成后來的“曾楊二仙”,最終成為曾文辿、楊筠松江西風水一脈。



而梅花易數對于真正斷卦方法隱藏的也極深。首先,梅花易數占斷的時候先分體用,它的說法是把一個卦分成體卦和用卦,但這個說法實屬混淆視聽,真正的應該是“以事為體”,“以動為用”。


梅花易數中真正骨架型的應用“動占”,即體生用,用生體,體克用,用克體,體用比和,這也沒有說全,而且有錯誤的地方。


真正的占法應該是先分四象,然后根據之間的生克關系看動占,動占有八個,這是預測中真正的骨架,就是“不易”的部分。



梅花易數正是因為隱藏了這一部分骨架性質的內容,后來才不得不發展什么心易、什么重視外應,這些毫無技術規則,完全憑心的方法,這實際上是為自己留后路,因為每個人的心不一樣,得出的結論也不一樣,至于為什么不準,你自己去問你的心,和我教的人沒有關系哦!


現在很多人鼓吹修心用外應,但是輪到自己用起來又能有多少的準確率呢?偶爾一次說中,欣喜若狂,就更加篤信不疑,但是用十次呢?算卦追求的不應該是穩定性嗎,至少斷每一件事都應該達到70%的準確率,而不是算十個卦加起來準確率70%,但是是一次很準,下次可能連邊都不沾,這樣算準確率沒有任何意義。因為扔硬幣也有50%的準確率。


梅花易數還強調斷卦要看爻辭,如“潛龍勿用”利見大人”之類。周易這本書本質上是一本根據占斷規則編制的用于師承授受的教材,里面的辭句自然包含著占斷規則,因此反映到占驗吉兇中,是有一定準確率的。



但是周易里面的卦爻辭是有解斷基礎的,不了解規則,即所謂的“術”,而單純的只用爻辭斷卦,和瞎蒙無異。比如乾卦初九“潛龍勿用”,首先需要將乾卦初爻變成陰爻,這樣就變成了天風姤卦,天元貴神將神都為乾金,克地元巽木,這是“問招卦”,口訣為:外邊取索多謀害,人在家中訪不宜。是外出不吉,唯有安居。且巽卦中藏“辰”,為龍,所以爻辭才說“潛龍勿用”。



又如坤卦“初六:履霜,堅冰至”,是因為坤卦初爻變,為“地雷復”卦,天元貴神將神皆為坤,地元為震,此為鬼動悔折卦,訣曰“乖佞損害病佯合,訟牽他人宅不寧”,震木上見三重坤土,為阻隔。同時震卦寄宮有卯木,坤卦有未申,申為秋令,為霜冰,申金克卯木,卯臨申為絕,主財貨車馬損傷,路途有阻,如同人要遠行而阻隔重重,所以稱之為“履霜,堅冰至”,提醒行人要多加注意。


再比如乾卦九二爻辭“見龍在田,利見大人”,此時需將初爻二爻的陽爻變為陰爻,得天山遁卦。地元卦艮的地支寄宮中有丑、寅。丑對應著牛宿,牛宿中有天田星官,是天子的田地。二三四爻的將神巽卦,地支中有辰、巳,辰為龍,龍在田上,所以叫“見龍在田”。地元艮卦五行屬土,天元乾卦五行屬金,土來生金,這在八動占中是父母動寶成卦,訣曰:方生干兮父母興,父母君親皆喜忻,印信擢拔多進益,須知祭祀祥福禎。內來生外,需要祭祀,求謀,送禮,所以才說,“利見大人”。



由此可見,如果不知解易的底層邏輯,即“術”,而只單純的靠爻辭來斷卦,其準確率和瞎猜無異。更何況爻辭辭意晦澀難懂,千百年來諸位大家眾說紛紜,一直沒有定論,原因就是底層技術的缺失。



周易可以視為古圣先賢記錄占卜方法的經驗集或者說教材,每一句卦辭和爻辭都有其寫作的含義,且解斷的方法也不一樣,焦氏易林一書同樣具備這樣的特點。只有掌握真正的“術”的時候,才能沖破種種迷霧,還原易之本來面目。



現在很多學易之人,總是混淆概念,傻傻分不清修行和數術的關系。修行沒有止境,可以用修心修煉等諸多方法來循序漸進達到。但數術是技術,從本質上來說和做菜是一樣的。技術才是最需要明師來告訴你真法的。作為一名廚師,你可以要求自己有更高的道德標準,通過做菜來感悟人生,但是沒有老師告訴你菜怎么切,油、鹽怎么放,自己悟到哪天才能真正學會做菜呢。



《焦氏易林》實際上也是屬于“變占”的系統,是一卦變六十四卦。要想解易林,也需要用到“變占”的方法。



易經說卦中所列的卦象,既有本來象,也有變化之象,但是“變占”的方法隱而不傳,后人不知怎么用,所以才會將《說卦》中所列的卦象全都歸在易卦“本象”之下,這就是易經占法的技術性缺失。如乾為馬、坤為牛之類卦象,其實都是屬于“變占”傳承的應用。



周易的卦爻辭本身就是兩套不同的系統,解卦辭和爻辭是不同的方法。爻辭需要用變占,卦辭則是用“錯綜復雜”。



梅花占,古稱“觀梅占”,其淵源與“觀枚”古法有關,中國古代數術傳承中有“枚占”之法。



江陵王家臺秦墓出土《歸藏》簡,其中簡文有“節曰:昔者武王卜伐殷,而殳占老考,老考占曰:“吉!鼻羼R國翰輯《玉函山房輯佚書》輯《歸藏》有“明夷曰:昔夏后啟筮:乘飛龍而登于天,而枚占于皋陶,陶曰:吉”。其中所載的“殳占”、“枚占”即“枚占”之法。



“枚占”起卦的方法最早是用三枚竹片,以竹青為陽,竹黃為陰,拋之而占。到了秦朝以后,就用秦的半兩錢,因為天圓地方,易于分辨陰陽,而且平常獲取也比較容易,所以枚占就逐漸演變為“以錢代筮”之法,而“枚占”一詞反而逐漸隱藏起來,不為世人所知。



“枚占”之法的名稱,也稱之為“觀枚占”,到了宋朝,由于圖書業的發展,大量數術類圖書面世,從而演繹出“邵子觀梅”的故事,名稱也變為“觀梅占”,是以成為現代所稱的“梅花易數”的方法。


古法“枚占“的傳統,起卦是用竹片三枚,分辨陰陽,拋之而成卦,后世用錢,也是因為陰陽易于分辨。



具體起卦方法是:必須求測人自己搖卦,不可別人代替。用相同錢幣三枚,由求測人自己定陰陽面。二陽一陰,為少陽。二陰一陽,為少陰。三陽為老陽,悔卦化為陰。三陰為老陰,悔卦化為陽。




鮮花
1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破障 2020-9-24 10:20
幸苦了

查看全部評論(1)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 秘籍網 ( 蘇ICP備15516733號 )     

GMT+8, 2020-10-12 05:25 , Processed in 0.06866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重庆时时c微信群